服務熱線:400-608-6665

智能學習燈走熱,年復合增長率17%卻折在可持續上,品牌如何才能突圍

2022-09-30 05:39:30丨作者:泰森光電led顯示屏廠家丨文章點擊:

青少年居家生活學習的時間顯著增長,隨著眼睛干澀、視力下降等問題接踵而來,護眼燈市場也進入消費旺季。消費需求強力釋放背后,不少問題也逐漸浮出水面:價格懸殊大、裝飾性超過功能性、被質疑“智商稅”……護眼臺燈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




智能學習燈的賽道越來越擁擠。網易有道推出新硬件產品——有道智能學習燈,加入“造燈大軍”,而此前字節跳動、騰訊、阿里等都已布局。從詞典筆、學習平板到學習燈,智能教育硬件領域還有多大的想象力?此外,風口之下的智能硬件產品能否為學生提供真正的教育價值,仍有待考驗。




1、消費需求釋放,市場年復合增長率達17%




根據2018年《中國義務教育質量監測報告》顯示,中國青少年總體近視率超過半數,達53.5%,2021年這一數據依然居高不下,達到52.7%。一方面是因為學生長期伏案學習,視覺疲勞誘發近視,另一方面是長時間使用手機、平板等娛樂產品所致。






隨著城鎮家庭收入水平不斷提升,“二胎”政策的開放,家長對于教育投資意識的不斷增強,兒童學習用品市場迎來一波顯著增長。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數據,護眼臺燈在兒童學習用品市場中占比22%,僅次于兒童學習桌,發展潛力巨大。




然而,在護眼臺燈“藍?!笔袌鲋?,價格懸殊極大,低至幾十元、高達數千元的護眼臺燈讓家長們眼花繚亂,此前相關監管機構的抽檢中,部分產品頻頻被曝“質量不達標”新聞,也讓家長們憂心忡忡。社會各界紛紛呼吁,亟待國家相關標準規范的“出爐”。




在此背景下,為進一步加強青少年視力防控工作,國家在2018年出臺發布了《讀寫作業臺燈性能要求》GB/T 9473-2017,從光照、色溫、均勻度等技術角度明確了“護眼臺燈”標準。同年,歐普照明等國內照明領先品牌,率先響應國家開展青少年近視防控工作的要求,充分開展市場調研后,自主研發推出了符合CQC9473標準的歐普第一代護眼臺燈。上市后迅速引發強烈反響,年出貨量保持在 200 萬臺以上,在各主銷產品電商平臺的好評率超過 95% ,深受消費者青睞。




消費需求的釋放、國家政策的扶持、歐普照明等一批頭部企業的入局……使得護眼臺燈市場迅速成長。根據全拓數據顯示,2021年護眼臺燈市場規模達49.25億元,年復合增長率17%,預估2015年市場規模將突破83.52億元。




2、市場可持續性堪憂




除了最先入局的大力智能學習燈銷售不錯,其他參與者還處在探索階段。雖然各家公司進軍“造燈大潮”的勢頭與信心滿滿,但距離達到預期的市場目標恐怕仍面臨極大的挑戰。




各企業在智能臺燈領域的角逐,只是智能教育硬件賽道鏖戰的冰山一角。近一年來,作業幫、猿輔導、新東方在線、掌門教育、松鼠Ai等接連發布多款智能硬件產品。在智能臺燈之前,還有詞典筆、學習平板、AI學習機等熱門教育硬件產品,同樣也是眾多入局企業發力重點。




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綜合研究部副主任張家勇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智能硬件熱,實質是線下服務向線上化、硬件化轉移。智能教育硬件市場潛力大、利潤高、門檻低,容易吸引企業入局。




教育智能硬件市場規模正在急速擴張,據《2021中國教育智能硬件趨勢洞察報告》顯示,隨著教育信息化的不斷發展,得益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加持,預計2024年國內教育智能硬件市場規模將接近1000億元,未來新興品類的增長速度將遠遠高于傳統品類。




但并非所有人都持樂觀態度。有觀察人士認為,一些互聯網和教培公司入局教育硬件市場在某種意義上是“病急亂投醫”的行為,不具備長期性。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張孝榮表示,目前智能教育硬件賽道進入門檻低,貼牌生產普遍,大多數屬于“智商稅”產品,市場可持續性堪憂。




3、專業性能成首選標準




教育內卷的當下,在學科培訓大規??s減后,承載了“課后輔導”“作業檢查”“錯題整理”等一系列實用功能的教育硬件產品勢必還會受到更多家長的青睞。但是這些產品在實際使用過程中是否有效,會否淪為雞肋,是否會導致孩子養成惰性等等也讓許多家長擔憂。在某些智能學習燈的購買評論區,有不少用戶在體驗過一段時間后,追加評論表示“只是高價買了個臺燈而已”“差不多只是臺燈和點讀筆/電子詞典的合體”“檢查作業經常出錯”等。




就家長的角度而言,決定其是否購買一款教育硬件產品的因素主要在于硬件產品能夠提供的內容生態和附加服務能否滿足其期望。因此,教育企業無論是在研發學習燈還是詞典筆等產品之時,除了嵌入自家積累的教育資源外,也在積極尋求與教材、教輔出版機構的合作。




硬件+內容的思路固然能夠吸引用戶,但是也并非完全沒有政策風險。去年,11月15日,教育部印發《義務教育階段校外培訓項目分類鑒別指南》提到,學科類培訓的鑒別依據包括“培訓方式重在進行學科知識講解、聽說讀寫算等學科能力訓練,以預習、授課和鞏固練習等為主要過程,以教師(包括虛擬者、人工智能等)講授示范、互動等為主要形式”。因此,如何定位硬件產品,以何種形式搭載學科資源都成為教育硬件企業不得不考慮的問題?;蛟S正是因為“雙減”的勢在必行,曾經取名直奔主題的“智能作業燈”普遍改為相對委婉的“智能學習燈”。




在談及硬件產品與“雙減”的關系時,不論是詞典筆還是智能學習燈,有道對它們的定位都是學習工具類產品。在有道智能學習燈中,不會出現類似拍照搜題和課程應用。




如今,各路企業對于教育硬件的布局愈加深入。競爭持續升級的形勢下,各家產品的迭代速度也將進一步加快。如何在合規的前提下,為用戶帶來更豐富、精準的教育內容和服務,對企業而言或是真正的挑戰。




文章來源: 中國網資訊,中國商報,鯨媒體


Top 欧美 大码 变态 另类_久久亚洲色一区二区三区_免费人妻精品一区二区三区_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人人